欢迎来到甘肃省草产业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时时彩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新冠肺炎疫情对饲草产业的影响及对策建议
更新时间:2020-02-29 16:13:00  |  来源:草牧经  |  点击次数:235次

201912月份在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迅速扩散到全国。为了尽快控制疫情,各地相继出台防控政策并实施交通管制、封村断路、活禽市场关闭、春节假期延长、企业延迟开工等措施,对生产、生活都产生了一定影响,对农业生产和农产品交易运输等产生影响更大。为此,国家及农业农村部密集出台了很多政策,但地方政府反应滞后,特别是一些地方部门惟命是从,过度施政,不能根据实际出发,不切实际地执行着防疫政策,对产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是很大。

一、饲草产业的基本情况及特点

饲草产业在我国是一个新兴产业。由于传统农耕文化的影响,我国饲草产业发展很晚,在国家决策层真正作为一个产业来对待,也只是近十多年的事。到2018年,饲草商品化生产中最重要的两个品种——苜蓿草和燕麦草,其中苜蓿商品草留床面积也只有768万亩,商品草产量只有350万吨,支撑着国内奶牛生产所需的2/3左右;燕麦商品草200多万亩,产量100万吨左右,支撑着国内奶牛生产所需的4/5左右。此外,最近几年国家实施“粮改饲”试点,到2018年试点青贮玉米1300万亩,生产各类玉米青贮料4000万吨左右,出保障奶牛生产外,还供应肉牛和肉羊所需。在广大南方地区,还季节性生产(主要是利用冬闲田)黑麦草、象草等,大多人工现割现喂,供应当地肉牛、肉羊等生产。牧草生产由于是收获植物地上部分的全株营养体,且供牲畜转化后才能实现最终价值,导致其与其他产业相比,有很多特殊性,表现在如下方面:

一是体积大,储存风险高。由于其产品是植物地上部分的全株营养体,体积大,单位体积的价值小,为了保障全株营养体的营养,要求的储存条件高,这样储存成本就高,且风险很大,特别是火灾风险,一旦发生,价值全无,且对周边负面影响很大。

二是运输制约大,成本高。由于其体积大、密度小,往往需要体积大的车辆才能比较经济地完成运输,而这又往往是最容易受到运输条件限制方面;体积大、密度小,导致其单位价值所分摊的运输成本相对高,这样更容易受到运输费用变动的影响,有时运输费用的变动可能即导致牧草企业的亏损或导致养殖企业无利可图,所以影响很大。

三是产出中间产品,影响面广。牧草产业生产的产品是中间产品,一方面,其必须通过牛羊等草食畜牧业转化才能实现价值;另一方面,其供应是否均衡直接影响着草食畜牧业的持续发展。可见,尽管目前产业较小,但既关系到牧草生产者的收入,更关系到草食畜牧业的稳定发展,特别是关系到我国畜牧业的转型升级,影响面较大。

二、新冠肺炎疫情对饲草产业的影响

与其他产业一样,新冠肺炎疫情对饲草料产业的影响也很大。特别是由于饲草料产品是中间产品,其影响不光是饲草料产业本身,更是直接影响到养殖业的持续发展。根据对部分饲草料生产企业和养殖企业的调研,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目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对饲草料产品交易运输产生影响;二是对饲草料种植春耕备耕产生影响;三是容易产生对养殖场户饲草料断供的危险。具体影响如下:

1、运输成本大幅提高。无论是饲草料的运输,还是饲草料种植中春耕备耕中种子、农药、肥料的运输都产生重要影响。根据甘肃杨柳青等企业的反映,往年春节过后草产品运输成本最低,一般为100-120/吨,而目前运费为200-220/吨,且不好找到运输车辆;内蒙古赤峰市阿旗(中国草都)绿田园公司反映,目前主要是运输车辆进不去,即使偶尔能找到几辆车,运费由平时的300/吨上升到500/吨;河北黄骅丰茂盛园公司最近出售草产品花了运费4000元,而往年只有3000元,即使这样也得抢车。目前牧草企业积压订单很多,送不出货。内蒙古绿田园目前积压订单4000多吨;甘肃杨柳青草业目前积压300多吨订单。特别是省际运输,一般是甲省不让出,乙省不让进,不得不在一些区域交界地段进行转运,白白增加了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

2、交易速度受到很大影响。导致积压主要是因为目前发货方和收货方都需要到企业所在地开具便函,带着便函再到交通部门开具通行证,发货方随行都要跑带上通行证,到收货方高速路口,还需要收货方开具当地通行证并到高速路口接上运输车辆才能正常行驶,否则就面临全返或隔离的命运。而完成发货方和收货方开具通行证等手续就需要耽误很多时间,严重拖延了运输的畅通。但这种情况已是改善了的情况,许多地方还是禁运,尤其是通过城镇或农村的道路,基本还是只有两种选择——劝返或隔离,只有国道还稍好一点。

3、部分地区春耕备耕受到影响。牧草种植业像其他农作物种植一样,春天种植秋天收获。若推迟种植,要么会减少收获茬数导致减产,要么会影响轮作(禾豆牧草轮作、一年生与多年生牧草轮作等),最终都会导致优质草产品的季节性短缺,导致牧草种植者收益下降。据河北青县一个牛场反映,本来今年要扩大种植600多亩苜蓿草,总面积要达到2000亩,但四处打听购买种子,给到的答复都是由于物流受阻而发不了货。甘肃杨柳青牧草企业同样也是要急着购买化肥,但由于物流受阻而发不成货。

4、部分养殖场面临饲草料断供的危险。河北廊坊市加一农业公司稷东饲料厂相关人员反映,原计划正月初八开工,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到到正月十三,仍然没能正常开工,部分客户面临断货困境;内蒙古绿田园公司的牧草颗粒加工厂,217日电话调研,还是不让开工,周边许多养殖场缺草缺料,颗粒料成为抢手货,但当地政府就是不让复工。据部分肉牛技术专家近期对全国1238个养殖企业的调研,约有34%的养殖场已经面临断草或断料困难,有42%的养殖场在未来10-20天内(210-20日)将出现饲料供应困难,所调研的湖北省22家养殖单位已有77%的企业出现饲料供给不足的难题。

三、对策建议

基于以上影响,必须尽快改变疫情防控中的“过度防控”和“一刀切”做法,将草产品同样作为绿色通道所属产品对待。国家已经密集出台了许多政策,三令五申地要求对农资、饲草料、农产品等保障畅通运输。地方主管部门,特别是最基层的部门,在实施疫情防控时应坚决贯彻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区施策,保障农业生产不误农时,以奠定国民经济平稳运行的坚实基础。

1、减少繁琐审批手续,加快流通效率。目前大多数地区发货方和收货方都需开具运输通行证,都是由不同地区政府主管部门开具,为什么不能互认呢?如甲地政府部门开具的从甲地到乙地的通行证,发货方到了乙地,乙地就应认可并顺利放行。这样即可减少很多手续,进而大大缩减流通时间,方便交易。

2、地方疫情联防联控领导小组中应加入农业部门。农业是不同于工业等行业的特殊行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行业。说特殊,主要是其时效性、季节性很强,其生产有一个自然周期,有一个“生产窗口期”,错过这个生产窗口期,就只能等下一个生产窗口期(有的是半年,有的至少需要一年),不能随时生产;而工业则可随时生产,疫情过后即可马上生产。所以农时耽误不起,耽误了当前的农时,就会直接影响着我国的食物安全。而农业的这个特殊性和时效性其他部门一般是认识不到或忽略的。所以,各级政府成立的疫情联防联控指挥部中必须有农业部门的人员参与。

3、作为长期策略,必须提升种养结合的程度。根据调研,凡是种养结合比较好的地区或企业,就基本不受这次疫情导致的交通运输不畅的影响,比如,内蒙古骑士乳业,因为该企业既养奶牛,又种牧草,基本是在一个地区运输,没有受到影响;宁夏石嘴山豆豆牧场也由于牧场本身种植苜蓿和青贮玉米,基本不受本次疫情的影响。而对于河北、河南、贵州等大型牧场,则受疫情影响较大。今后,建议国家出台支持牧草产业的各项政策时,更应集中在牛羊等草食畜牧业密集地区;出台支持草食畜牧业发展的政策时,必须考虑大型养殖场配套耕地的量的大小,以实现养殖场内部的种养结合和草畜耦合。

秒速飞艇开户 极速时时彩开奖 山西快乐十分 秒速飞艇计划 江苏快三质合走势图 福建快3注册 pk10机器人 安徽快3 秒速快三走势 人人红彩票平台